-郭全博最早当门将就是不想天天跑我的偶像只有智哥



郭全博最早当门将就是不想天天跑我的偶像只有智哥

记者刘翔宇报道

郭全博的2018让太多人羡慕,正如小郭自己所说,他的2018是“梦幻的”。而当这位耿直boy分享他的足球之路时,我们才真正发现,他走向职业守门员的经历同样“梦幻”——当年那个七八岁的“小胖子”之所以主动请缨担任门将,初衷只是“不想天天跑”……

◆《足球》:你是武汉人?

郭全博:以前家住在武汉,其实是湖北天门人。

◆听说你开始学足球是一个偶然?

对,当时来北京玩,去天安门看升旗,看到了足校招生广告,就去报名了。

◆你自己学足球之前看球吗?

我之前从来不看球,甚至都不知道足球是什么。那会儿大概是7、8岁的时候,也不太爱学习,就选择去了足校,当时在足校一边上课一边练球,上的是三年级。

◆来北京玩就误打误撞开始学了足球,还是有点不可思议?

我的家人当时已经在北京工作了,我在老家那边上学,我的记忆中就是那年放暑假,来北京玩,家人说在报纸上看到招生广告,就让我去了,足校在大兴那边,是寄宿学校。其实我家里人他们平常也不怎么看球,现在也基本上不看。而且我小时候有些胖,老生病,家人可能也是想着让我去锻炼锻炼,改善一下体质。

◆七八岁住校,刚开始也不适应吧?

去了第一天我没反应过来(离开家),然后就天天哭,想回家,后来发现队友都跟着我一起哭,大家互相安慰,一块玩熟了,慢慢就不哭了,适应了。那会儿基本上两周回一次家。

◆那是什么足校?家离足校远么?

当时的足校名义上是北京国安足球学校,从我家开车去足校还要一个多小时,往固安那个方向。

◆学校的条件怎么样?

条件挺好的,吃的不错,管的也挺严。上午文化课,大概有四节课,下午训练,然后晚上再上两节课。

◆你是一去足校就开始守门吗?

也不是,一开始去那儿,没我这么小的孩子,我是最小的,其他的从四年级一直到高三的学生都有。我一开始就跟着跑跑步,后来踢球,两年之后开始练门。

◆是什么原因让你成为守门员的?

当时学校里踢球人太多了,老师问谁愿意当守门员,我说我愿意。我小时候身体素质不好,特别胖,那会儿我想的是,守门员也不累,就是站在门里的,我也不想天天跑,就说我去守门。后来发现,守门员比他们(踢球的)还累。

◆你的启蒙教练是谁?

马龙飞指导,他当时特别严,我很害怕他,但现在回想起来很感谢他。

◆真正开始当守门员的时候就感觉到累了?

是,第一天跟守门员教练就觉得有点累了,而且又疼,来回扑球。我们那会儿调皮,教练还骂我们。现在回想那会儿挺累的,没有草地,黄土地。当时所有人都怕守门员教练(马龙飞),他是学校的纪律主任,也就是全校老师中最凶的那个。

◆你小时候算淘气的么?

我不算特别淘气的,正常小男孩,喜欢闹一下。

◆所以足校这段时光,给你留下最深刻的印象,就是误打误撞当了守门员和最害怕的教练,后来什么时候离开的足校?

六年级中间,我得了阑尾炎,做手术回家了一段时间。后来好像有个校长卷款跑了,我记得当时学校还贴了通知,说这个事情。当时马老师就给我家打电话,让我去朝阳那边接着上学、接着练。那会儿在我这个年龄段,就我一个守门员,我到现在都非常感谢马教练,如果不是他,我现在可能就不踢球了。我们到现在还有联系。

◆《足球》:你是什么时候进的国安?

郭全博:后来在(朝阳)那边上了三年初中,也是一边上课一边训练,那边是国安的网点。有一年几个网点一起集训,选了一批人,我就被选进了国安U15,算是正式进入国安。

◆那之前你对于国安的印象是?

小时候在的足校,和国安有合作,每场比赛手牵手的活动都是我们参加,当时龙队(徐云龙)、陶指(陶伟)我都牵过,牵的最多的就是智哥(杨智)。

◆你们就是牵手进场?不需要在比赛中捡球?

不需要,捡球的是回民中学,张岩、巴顿他们。

◆当时你家人看国安比赛吗?

他们不喜欢看球,也不懂足球。现在就看看我的比赛,而且不管表现怎么样,他们都说好。

◆在国安带你最多的是李雷雷吧?

最早认识李指导是在天坛,在梯队那会儿,他带我们练一年,后来我上一线队,李指带的就更多了。

◆你是什么时候开始上一队的?

2014年第一次去一队训练,第一次见识到一队的训练氛围。2015年去的就比较多了,队里只要有伤病出现,我就去顶一下。何塞带的那年,我跟着去西班牙冬训了,2017年进入了一队报名表,算是正式进了一队。去年突然在比赛中给我报了一次名,当时是谢指(谢峰)带队,给了我这个机会,进入了18人大名单。要说第一次跟一队比赛,是去年的京津冀杯。

◆你去年接受过一次采访,说自己的偶像是杨智,如果说杨智是100分的话,你就是50分。现在呢,经过一年的锻炼,你觉得情况还是这样吗?

智哥一直到现在在我心目中都是最高的地位,去年说智哥100,我就是50,现在也是这样。现在能跟智哥每天一起训练,我能近距离去观看、学习,尽量往智哥那个方向去靠拢。

◆除了杨智,还有哪些门将是你的偶像?

我的偶像只有智哥。

◆你什么时候第一次知道杨智的?

我小时候不看球,第一个认识的球员就是智哥。刚去足校报名的那一天,我都还不知道足球是怎么回事,那时候别人塞给我一张小卡片,上面是智哥,那好像还不是球星卡,就类似吃东西送的那种卡片。

当时我就问这卡片上的是谁,他们说是杨智,说如果这个你都不认识,以后就别在北京踢球了。那会儿印象就特深刻。从那开始我就一直听这个名字,一直到现在。

◆既然守门员这么苦,你有没有想过放弃,不练了?

有,当时95年龄段踢全运会,教练推荐,让我跟着大队去训练比赛。

过去之前我信心满满,但过去之后觉得他们的节奏、训练量都是我之前没有承受过的,那会儿可能自己也有些紧张,训练跟不上,教练的要求只能说尽量去做。感觉自己差的确实多了,当时就有点不想踢了,那会儿我们在香河,晚上收手机,感觉受不了了,想回去上学,就跟家里打电话说了一下。

一开始家里劝我,说你再等一天,看看明天会不会好些。结果第二天训练还是特别差,我跟家里人说确实不想踢了,家里人说那你就别踢了,去跟教练说,明天坐车回来,我说好,明天回来。我挂了电话睡了一觉,第二天早上起来,就突然一下没有前两天那种想法了,我也不知道怎么了。

◆家里人让你去跟教练说,你去说了吗?

其实也没跟教练沟通,尽全力去做吧。我一直以为我家里人会劝我,没想到家里人让我回来。后来慢慢适应了,想着再说吧,先继续踢着,反正我随时不想踢了都可以回来。

◆后来全运会成绩怎么样?

全运会进入复赛被淘汰了。我觉得全运会这段经历特别不错。从95回到97的队之后,感觉自信心特别好,训练比赛没有像以前那种畏手畏脚了,感觉很棒。

◆从那以后你就没有再想放弃过吧?是不是爱上守门了?

爱上守门是因为成为了一种习惯。

◆你家里人挺惯着你的?

家里人对我特别好,我需要什么东西,家里都尽量满足。比如要手机、要零花钱,家里人会说我一下,但没有拒绝过我。

◆越是这样家庭出来的孩子,似乎就越不能吃苦?

对,我觉得我不太能吃苦,但越到现在越知道,想在这行干好,必须要自己去努力。以前是有教练催着我们,当时还觉得训练太累了,教练有点强人所难了,但现在觉得练的多,得到的更多。以前不理解,现在完全理解了。

Leave a Reply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Related Post